轨道上方装配光源

 建筑陶瓷     |      2019-02-27 14:41

  佛山正在大踏步地向机器人时代迈进,AGV运输机器人、缝纫六自由度机器人、MINI教育娱乐机器人……一大波机器人的新技术正在来临。6月24日,“创新驱动、智造南海”南海区工业机器人应用创新对接会西樵会场开幕。记者在会上发现,佛山机器人更“青睐”纺织、陶瓷、五金等传统行业。同时,成本过高,依然是企业推广机器人的最大难题。

  在佛山这个制造业大市,机器人的发展也“因地制宜”更关注本土化应用。在推介会上,纺织、陶瓷、五金行业多个环节的机器人应用更多被推介,多家机器人科技公司关注这些行业生产的每一个环节,力争实现机器人化。

  该对接会的举办地西樵镇是中国传统纺织名镇。对接会上,纺织行业的许多机器人应用让与会的企业家们大开眼界。在缝纫领域,“六自由度机器人”对生产线上的布料进行高密度的缝纫。在缝纫工序完成后,一台AGV自动化运输小车将装好箱的布料抬起,沿着轨道移动,只需几秒,便可把布料移动到另一个工艺平台上。缝纫环节完成后,还有机器人对纺织布料进行自动检测,布料沿着轨道不断经过机器人“眼底”,轨道上方装配光源,下方设置摄像头,“视觉机器人”一旦发现有断线头等瑕疵,立刻自动识别并通报。

  与纺织行业相比,陶瓷行业的机器人应用也毫不逊色。展示会上,由佛山市新鹏机器人技术有限公司与企业合作开发的打磨机器人配备了动力反馈系统。以打磨马桶为例,只要输入一个压力值,打磨工具和陶瓷面接触的压力是恒定的,一旦压力不稳,打磨工具会自动“减压”或“增压”,该机器人甚至能打磨曲线,打磨后的马桶表面光滑如成品。再如该公司研制的喷釉机器人,完全可使用人工试教,只要喷釉工人拿着机械臂对准马桶进行一次人工喷釉,机器人会记下工人的每一个动作,自动喷釉,无需专门编程。既免除了人工喷釉的瑕疵,更避免喷釉污染对工人造成伤害。

  此外,在五金领域,机器人在上下料、冲压、压铸、去毛刺等环节均能做到高效、精准。

  除了工业生产,“佛山制造”的机器人还能进行军事侦察或高空作业。展示会上,佛山市博文机器人自动化科技有限公司发明的模块化仿生机器人Climbot就是专门为高空作业服务的,演示视频上,Climbot可以利用双爪爬上墙壁、铁杆,再用吸盘吸住玻璃,进行高空作业,完全可以替代现有“蜘蛛人”清洁外立面的危险。

  机器人应用展示显得“神通广大”,然而,只有真正应用到生产和生活中,机器人产业才能有“生命力”。在现场交流环节,许多企业主现场咨询也发现,机器人作业仍旧无法应用在较复杂的生产环节,南海区广工大数控装备协同创新研究院技术总监陈新华也坦言,“我们的机器人目前还比较笨,太精密的活儿,现在接,还有困难。”

  “我们的纺织企业大多是劳动密集型企业,如果机器人只是从事简单工艺,成本也减不了多少”,交流环节上,西樵镇一位纺织企业老板反问,机器人能否完成一些复杂的工艺?“例如,机器人可以对布匹进行自动化检测,但即使检测出问题,还是要人来修补,机器人能否自动修复?或自动把问题部分剪裁掉?或是进行自动包装?”

  对此,陈新华坦言,目前,机器人自动包装已经完全没问题,但要自动修复,还需要和纺织机制造企业进行对接,“毕竟隔行如隔山,我们的机器人现在还是比较笨的,太精细的活儿,要完成还是有困难。”

  此外,一次性成本过高也是机器人推广的难题。一位五金行业的老板坦言,在五金行业,产品品种多、订单小、品种杂,贸然实施自动化,成本过高,也不合适。对此,佛山市泰格威德机器人科技有限公司工程师伍小毅表示,目前的机器人已经比较柔性,“一些五金配件具有相同的工序,这些标准化工序都可以由机器人完成。”

  然而,国内机器人应用市场也存在着自己的“死穴”。在对接会上,伍小毅直言,目前,国内的机器人应用既缺少创新工艺技术,多是在“拿来主义”上做应用,而集成商更多是按客户要求做应用,很少有动脑筋去开发新应用引导客户,缺少专注一个行业机器人工艺应用的自动化装备专家,“行业大多跟风上设备,都不愿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同时,伍小毅还表示,政府对机器人产业扶持的模式有不足,大多数中小企业申请积极性不高。

  他表示,目前,国内机器人应用市场前景广阔,佛山未来5年内更有可能成为机器人应用达到万台的10个市级区域之一,形成一个综合产值过万亿的新兴产业。对此,机器人行业必须尽快培养自己的行业装备专家,“不要盲目的相信‘外来的和尚会念经’,案例就是最好的培训学校。”